会员登陆
登录加载中...
超级搜索
栏  目  
类  别  
关键词  
 站内搜索   网络搜索
  
 当前位置:文章首页>>书香校园>>校园书香>>一诗一世界,一词一人间
查看:[ 大字 中字 小字 ] [收藏本页] 所属专题:主题读书活动专题

一诗一世界,一词一人间

来源:黑龙江省鸡西实验中学校园网 发表日期: 2014-5-5 下午 04:26:31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二一班 李嘉明

        岁月斑驳,沧桑几更。
        你是悠悠岁月,洗淡了红尘,为这世间浮出的几抹痴怨;你是浩浩沧桑,沉淀了历史,为这人界拥住的几许依恋…  …
        痴那昔日有你的美好。
        怨那曾经缘分的薄浅。
        依那当年饮血的青锋。
        恋那过往锦绣的河山。
        不忘的诗词… 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月下春江花堪折
        记得,你曾经有一个叫做《春江花月夜》的名字,尽管,那时的我,还未曾撩起你这遮颜的面纱,痴醉于你此间倾世的容貌,仅仅是你的名字闯入了我的心间,我便已经注定沉沦了。
        如若真的拿一个女子来形容你,兰质蕙心,除你之外,无人如是。“江流宛转绕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”,碧月夜下春江的静谧美,白汀渚上花林的窈窕美,在你身上,浑然天成,深憾,你是一首诗文,而非一位佳人,美的极致,却似镜花水月,可望不可触;幸然,你是一首诗文,而非一位佳人,美的动人,真得下凡尘来,可许人间寻。
        思作云飘,情为风离。“白云一片去悠悠,青枫浦上不胜愁”,多少浪迹天涯的游子,多少盼郎归家的思妇,被点缀在了你的画卷里,似轻诉,似哀怨,只有画中的自己懂得,不足为画外之人道也。你我,也许便是画中的人,亦或是,那画外中的人呢?
       “斜月沉沉藏海雾,碣石潇湘无限路”,画中的夜月,可以藏在画里,画中的人,却怎能沿着画里的路,走到画外与你我相见呢?
        在你未走进画中,昔日相伴的时光里,有你,真的很美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生何若如初见
        “别有根芽,不是人间富贵花”,当《采桑子》里的一言叹惋误成真时,令人不堪的心碎,已然种下了因果。
        容若公子的词作,正是如此一样,如同一株错开在了人间的幽兰,刹那芳华可逝,余香袅袅不绝。
        公子的词作,便是他一生的缩影,是生命的须臾,亦是灵魂的永恒。
        他有过情窦初开般的少年的往昔,正如《落花时》里所言,“夕阳谁唤下楼梯,一握香荑”,是他初恋时的最美地写照;亦或是若《青衫湿遍》里的一句为这场无果的初恋地悲诉:“愿指魂兮识路,教寻梦也回廊”,无声静默地,敲碎了所有人的心… …
        命运于公子是公平的,恩宠而又残酷。
        许给他一颗超凡脱俗的灵慧之心,淡看朦胧烟雨,便可作出《临江仙》中,“丝雨如尘云着水”这一如梦般美妙的七个字,惊艳尘世;却又赐予他多舛的一生,爱妻早逝,伤痛欲绝中挥就一首《金缕曲》,“三载悠悠魂梦杳,是梦久应醒矣”,是一种逃避,或是一种排解?谁知。“再缘悭,剩月零风里。清泪尽,纸灰起”,哪怕是对缘分再不甘的泣诉,也终有被冰冷的现实吹远的一刹。
        也许,多年后的某一天,我们可以在《浣溪沙》中,看到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的缅怀与追忆,更可以在《摊破浣溪沙》中,读到那“半世浮萍随逝水,一宵冷雨葬名花”的无奈与悲凉… …种种这般,却终也抵不过容若在弥留之际的,那幅不会凋谢的《木兰花》中所希冀的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,这般的人生,他还终是不舍啊… …
        不曾恨过韶华的苦短,不曾厌过命运的多舛,只是,有些埋怨,那时的情缘,为何不肯再多留一日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金戈铁马血染天
        战场,从来都是以血与火的拥抱为主题的,而经过鲜血浸染,战火烘托的诗篇,足以点燃每个人胸中的沸血!
        一腔豪情,尽燎烽火。“黄金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”,《从军行》一名,正是万万军士踏入行伍时许下的凌云壮志,生命,早已成为他们铺做荣耀的垫脚石了,在那段岁月里,他们的身畔唯有白骨皑皑作陪,仅有折戟森森为伴,“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”,是对他们的赞歌,亦是对他们的葬曲。
        不同于这些士兵而言,那些曾经投笔从戎的诗人,更是将狼烟缭绕的纷乱,写在了笔下。 乱的,不仅仅是这个天下,更是他们的心绪。
        正如,那陆游诗中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,投身报国的夙愿,并未随着光阴的流逝而褪去;又或如,杜甫那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的不屈与执着,深深烙印在故国旧土上;亦是,辛弃疾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的昔日豪情,随着岁月镌刻在了两鬓斑驳上;更是,苏轼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的崇尚,天下英雄,尽在吾诗中!
        当年如尚在,君若愿,但与吾共执三尺青锋,饱饮群豪血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江山依旧朱颜黯
        当上苍的玩笑,错入了轮回,便注定会让我们邂逅一种迷离唯美而又愁肠百结的误会,与人心酸却又贪恋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,李煜,他的帝王之命与天纵才情,便是最好的诠释了吧。
        “秋风多,雨如和。帘外芭蕉三两窠,夜长人奈何。”轻柔如绮梦,细腻如丝愁,李煜的心中,也正是如此,没有帝王的雄心霸业,只有这一阙《长相思》中的才子风情。山河毕阔的世界,永远不是李煜所勾勒的画卷。他渴望的,永远不是倍极尊荣的皇位,只是那如同寻常君郎的生活,一如那首《菩萨蛮》,“画堂南畔见,一晌偎人颤。好为出来难,教君恣意怜。”奈何,他终究是一位帝王啊,要为这荒诞的命运承担下不该承担的苦果。
        国破家亡,沦落为囚… …
        “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”,以身为囚徒的李煜,除却了帝王的锦绣生活,亦让他的词作,褪去了许些的胭脂粉黛,更显隽永中,浸透着缕缕哀扰,正像是那《虞美人》般,淡妆浅着,忧思动人。细浪腾沙,拍卷着故时的回忆,挥笔写作一篇《浪淘沙令》,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”,梦中的欢娱,能享便享吧,毕竟,他如今只是一名过客了,正如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”,当自己如这飘零花水般时,才可去寻那正属于李煜他的天上人间。
        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”,兴许,这便是李煜对自己这一生唯一的吟哦吧。于是,他便为自己的这一世写下了这曲《相见欢》,能让他与这大千红尘匆匆一见,他就很是欢喜了。奈何,这岁月却过于短暂坎坷,只恁那一怀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”的苦涩,随了余生。
        故国锦绣的万水千山,始终让李煜魂牵梦绕,不为那繁华富饶,只因那可以成为他笔下的恋恋诗词… …
        一诗一世界,一词一人间。
        难忘的诗词… …

 

25
4
[作者:实验中学 关键词:诗词 录入:网络中心 责编:网络中心 阅读次数:2325]
上一记录:看见几个“看见”
下一记录:你看这片土地

相关文章 相关新闻 相关软件 相关教程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

  • ·暂无相关内容
  • ·暂无相关内容
  • ·暂无相关内容
    评论载入中...
    您的称呼  验 证 码   
    您的评论 [ 最多字数:  已用字数:剩余字数:]

     
COPYRIGHT © 2008-2015 黑龙江省鸡西实验中学校园网 V4.0 ALL RIGHTS RESERVED .
站长:网络中心 联系:jxsyzxxxzx@126.com 网络中心电话:0467-2395228
地址:鸡西市鸡冠区和平南大街8号 邮编:158100 办公室电话:0467-2395287 邮箱:bgs5285@126.com
页面加载时间:125.00ms
[黑ICP备09024125号]
分享到: